采访到影帝怎么办?

浏览:439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4日

Photo by Min An

文 | 叶伟民

写作常要采访。非虚构就不用说了,底层标配。即使是虚构作品,也少不了接触原型。采访多了,你会发现它相当奇妙,尤其和采访对象之间,既是同盟,又是对手。

初初采访,总觉得开口大过天,也就是先解决对方“说不说”的问题。但随着搭讪和约访能力渐长,才发现“说什么”才是真的难。难在哪呢?在“掩饰”——掩,有所保留;饰,不说真话。

这是人性所然。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,所言所行也大多遵循这一原则。如前所述,采访既是合作,又是攻防。两个素不相识的人,因为某种共同诉求走在一起。信任是稀缺品,却是不得不迈过的坎。

如何争取对方信任并接受采访,过去我们聊过。然而,“开口”并非万岁,偶遇口直心快之辈,自然不错。现实往往更为复杂,如果录音笔一开一关,心满意足地走人,很容易栽坑里。

以慢打快,等待决定性瞬间

如开头所述,人都有自我美化的本能,因而真话大多会迟到。这里面有两种可能:一、对方愿意说,但放不开或表达差,套话囫囵话连篇,导致信息不足;二、对方为某种目的撒谎、隐瞒或掺水,导致信息失真。

“不足”和“失真”,如果把采访比作远行,它们就是鞋子里的石子。一开始隐藏得还好,但很快就让人寸步难行。

先说第一种情况。一个人终其一生,虽有风浪,但终会被时间研磨成庸碌的发条,自觉如睡觉吃饭般平平无奇。突然,某天竟为人激赏,两眼放光地询问记录,难免心乱忐忑。加上久经社会规训,套话、空话、虚话自然张嘴就来。

此外,采访是门学问,但世上却没有“受访”这一课。因而,一个理想的采访对象,也是靠天赋或即兴的。种种难以预测,给采访横添迷雾,就像挖井一样,你不知道要坚持到哪一锹才喷出水柱。

高明的作者不会靠巧言令色,那只会营造一种假象——我已经努力过了。真正的高手深知时间的妙用,静心等待那个“决定性瞬间”。

阿列克谢耶维奇

诺奖得主、白俄罗斯作家阿列克谢耶维奇,在《我是女兵,也是女人》一书创作笔记中写道:

无论感到多么奇怪,那些受过教育的人的情感和语言,反倒更容易被时间所修理加工,并普遍加密,也总是被某些重复的学说和虚构的神话所浸染……


经常地,我在一座陌生的房子或公寓里,一坐就是一整天。我们一起喝茶,一起试穿新买的衬衫,一起聊发型和食谱,一起看儿孙子女们的照片。接下来……过了一段时间,你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,或者为什么,那期待已久的时刻突然就出现了。当一个人远离了那些好像纪念碑一样,用石头和水泥铸就的清规戒律时,就回归了自我,直面了自我。


他们首先回想起来的不是战争,而是自己的青春,那是一段属于自己的生活……我必须抓住这个瞬间,绝对不可错过!然而,往往在度过充满话语、事实和泪水的漫长一天之后,只有一句话留在我的脑海中一一不过这是多么感人肺腑的一句话啊!

修理加工、普遍加密、清规戒律、回归自我、宝贵瞬间……阿列克谢耶维奇这段回忆,把采访对象缓缓打开的轨迹描绘得清清楚楚。我们不能幻想有完美受访者,更不能罔顾人情世故,希望人家一上来就掏心掏肺。那些最珍贵又短暂的流露,如深嵌井底的珍珠,于淤泥尽处熠熠生辉。前提是你得挖得足够深。

追问杀,交叉验证

说完“掩”,那“饰”呢?受访人故意不说真话怎么办?如果对方非常配合采访,事情顺利得过分,这时就该警惕了。

这种怀疑是一种自我保护,无论对事实还是自己。不少人认为采访是个机会,为某些目的或自我贴金不惜歪曲事实。这类采访,我们同样要有耐心,但不是对老实人的耐心,而是要扒开对方,把问题揉碎了,一个一个追问。

细节是最有效的测谎仪,能让一切虚假无所遁形。

在前互联网时代,每天有大量爆料信寄到报社。有义愤填膺的,也有声泪俱下的。一些新人一撩就燃,有闻必录,自觉站在鸡蛋一边对抗石头。但有时候结果不甚愉快,发现自己不过帮了另一块石头。几番踩坑,才悟出不少前辈啰嗦的“心肠要热,头脑要冷”的真正要义。

不要先入为主,不断细化提问。当超越受访人虚构部分的逻辑范围时,其思维就开始打架了。这一点就连记者也曾翻车。*后,某电视记者连线直播间,说一直在都江堰现场,却在主持人不断追问下纰漏百出,顾左右而言他……真相是,她早就跑回成都的酒店了。

最后,即使偶有疏漏,采访到“影帝”,还有一道大闸伺候。那就是交叉验证,即一个核心信息(以是否影响新闻真相为标准),必须要有三方或以上信源的交叉印证,方可使用。遇到“罗生门”,就要标明信源和各方说法。

这面“照妖镜”简单实用,却着实要多费功夫。它的吊诡之处在于:你不用来照真相之妖,它就反观你内心之妖——那些偷懒、侥幸和投机取巧都被暗中记录在案,伺机反噬。这铁律,谁也逃不了。

主营产品:其他芳香烃,其他煤化工产品